2010年2月26日 星期五

阿扁:我會在屈辱中忍耐、在屈辱中等待的

轉載 source: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阿扁總統給楊緒東醫師的回信(第18封)



(請點選上列小圖,觀看大圖)

楊董事長、光贊同修暨大地同修們:大家新年快樂!

今天是大年初一,庚寅虎年伊始,祝台灣大地在新的一年福虎生風(豐),228台灣神追思感恩會圓滿成功。228的聖山之約,雖不能至,然心和各位同在,願228台灣神佑我台灣,早日完成獨立建國的偉業。

一早把各位同修的來函攤開在地板上,逐一擇要回覆,若有未周,尚請鑒諒。至光贊TammyNathan廖建超龜毛萍AriesEmmaSusanSimon等同修在蓬萊島雜誌.net週報《集氣噗》的留言,併此感謝。

Tammy分享《穿條紋衣的男孩》電影觀看心得,非常感恩。之前同修們介紹《阿凡達》、《打不倒的勇者》,讓禁錮北所的我,也有機會透過紙上電影院和大家一起觀賞。不管是納粹德國對猶太人的屠殺、南非白人對黑人的隔離、甚至林肯總統解放黑奴,都是慘絕人寰的種族問題。而在海峽兩岸,不是種族問題,毛澤東、蔣介石卻是世界知名歷史學者筆下的「四大殺人魔王」,迄今仍被泯滅人性的徒子徒孫繼續膜拜,寧非咄咄怪事!

與希特勒併列「世界四大殺人魔王」的是蔣介石,不是陳水扁。1994年台北市長之役,被罵成「希特勒」的是趙少康,也不是陳水扁。偉大的林肯總統在1865年4月14日被暗殺於福特劇院,當時的兇手布思(John Wilkes Booth)才27歲,罵林肯的一句話:「專制的魔王」,不正是歷史上布魯吐斯在刺殺凱薩時講的話嗎?

八年執政有些事情沒有做,沒做好,很是抱歉。但228事件,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案件平反、究責,從未鬆懈過。228列為和平日是我在市長任內率先實施,而且放假一天,台北新公園改為228和平公園,成立台北228紀念館,馬場町紀念公園都在我市長任內。

總統八年,除了頒發回復名譽證書,成立228國家紀念館、白色恐怖受難者紀念碑,並由228基金會出版研究報告指出蔣介石正是228的元凶。至台籍老兵1945~1949被國民黨政府徵兵到中國打國共內戰,在施政順序先後,容有未逮。

此外為台籍老兵請願,由於是當兵服役的國民義務,希望比照榮民「戰士授田證」有所補償,但「戰士授田證」花了800多億,是我們所堅決反對,當時我在立法院也抗爭過。有人主張823金門砲戰的官兵亦應補償,由此往前推,北伐、抗戰是否也能比照辦理,這就是有人說的「錢坑法案」,非常複雜,必須從長計議。

像823砲戰的台籍英靈,我曾以總統身分和台籍老兵到金門國軍公墓祭拜過,忠烈祠的春、秋二祭,我從未缺席過。大法官555號解釋是針對1995年立法之《戒嚴時期(1949~1987)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》,可以回復資格的公務員限於常業文官不含武職人員,自應尊重,除非立法機關修法。一般我們都說軍公教人員,武職人員仍居首位,並無歧視之意。

至台籍老兵許昭榮要求建碑,是先由國史館整理歷史檔案,再交由文建會統籌辦理。前主委邱坤良任內,文建會編列5000萬經費準備興建,遭國民黨立委全數刪除。最後在張俊雄院長指示下由營建署撥經費,並由高雄市政府編列配合款,以「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」名義規劃,預算又遭高雄市議會杯葛而延宕。

贊郡請放心,2004年的總統紅包《大好年鴻運來》保證是真品,不是贗品。2004年是大選年,分送的比較多。現在各縣市長、黨主席、卸任院長都在送過年紅包,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。

是李前總統任內在三芝源興居老家發總統紅包開始,用「總統贈」紅包,內裝100元,大約500個;到2000年我沿襲前例在官田西庄老家發送,後來改為「10元」紅包,每年紅包套都有創意設計,剛開始是每年用不同語言向大家拜年,也有族群和諧之意。後來發現大家等著排隊拿紅包,不是為了錢,而是紅包的意義,並有典藏的價值。現在是民主時代,過去只有總統才發的紅包,如今各縣市到處是首長的紅包。

以前三芝源興居是觀光景點,後來是西庄我的老家,現在是苗栗馬家莊,很快地也會換地方,沒什麼好奇怪。謝謝贊郡、贊殿、贊述不棄走訪西庄,那是我出生,大學以前成長的地方。那是1700年我的祖先渡過黑水溝落籍台灣永遠的家。

烏山頭水庫是我小時候常去玩的觀光勝地,嘉南大圳就經過我家村莊。1974年的今天,我跟心愛的女友吳淑珍就是到烏山頭水庫去遊湖。「八田與一」的銅像在戒嚴時期是被偷偷藏在隆田火車站的倉庫,我任內曾授勳給「八田與一」,表彰台灣水利之父對台灣的卓越貢獻,由他的後代代表接受。

贊郡提到的官田圖書館旁邊就是隆田國小,我的母校,小學時那個位置是運動場邊的池塘,也是種菱角。您應該知道官田是菱角的故鄉,有名的菱角鳥,有「凌波仙子」之稱,是瀕臨絕種的鳥類後來復育成功,就在附近的葫蘆埤。

贊裙寫的228台灣神簡介很用心、很好,不只60分,可以拿到80分,恭喜您。如您所言,是228台灣神給您靈感、給您智慧,才能讓您進步、超越。透過您的字裡行間,可以讓大家很容易在最短的時間內對228台灣神有了認識,從渠等可歌可泣的事蹟中,使我們有了學習的榜樣,特別是他們不滅的精神,永遠引領著台灣人民邁向建國之路。

阿珍的夫人外交以及鼓勵我為美麗島事件弁護、擔任總統立即減薪一半,叫我廢除國統綱領、舉辦入聯公投,不能屈服在強權的壓力下。不是媒體從來沒報導,而是人很容易健忘,或選擇性的失憶,甚至因人廢言。如同黨內為了鬥爭、為了出頭,把八年執政一筆勾銷,好像我的八年是一片空白,一無是處。「一個沒有阿扁的民進黨」跟「一個沒有阿輝的國民黨」是一樣的可笑。

贊若寫《台灣歷史記憶的硬體與軟體》,很棒。我從市長到總統對台灣的歷史記憶非常重視,為了保留歷史現場、恢復歷史舊觀,我都無條件的給予最大支持。外來政權是沒有這種歷史觀的,特別是中國外來政權只有破壞。

我在市長時,主張基隆河整治必須做上游的員山子分洪,台北八大景的名橋──中山橋應該保留,我做了總統成功的完成員山子分洪工程、有效整治基隆河,但馬市長硬將中山橋給拆了。

還好我在市長任內,把一些古蹟建築或具歷史性建築物重新整修重建,現在的西門町紅樓戲院(原西門市場)、溫泉博物館(原北投公共浴室)、市民劇院(原中山堂)、小小劇場(原古亭分局)、原美駐台大使官邸、原清朝布政使司等等的重修,不一而足。

擔任總統,我花了五億整修台北餐館;保留景美軍事看守所,改名為台灣人權景美園區,原先軍方是要拆掉的,裡邊有一特區是江南案的主嫌軍事情報局局長汪希苓的「囚房」,是獨立門戶,有專屬停車場,30坪左右的房子,有書房、臥房、會客室的「牢房」,當時是戒嚴時期,和現在的我相比,簡直是天壤之別,如果不是「奉蔣經國之命」,會有那一種「禮遇」嗎?

自由學者令人尊敬,過去戒嚴時期的「四大寇」──胡佛、楊國樞、李鴻禧等,除李教授外,其餘均非台籍,談自由、民主、人權都是朋友,但談到主權馬上分道揚鑣。如同美國支持台灣的民主、自由,只能談人權,不能享主權。

如果一些什麼營只談人權,不碰主權,那是有限民主、半套民主。甚至談人權有選擇性,有差別待遇,那是鳥籠式的自由,不是普世的自由。自由學者也會變的,江宜樺部長就是其中的一個。

南非屠圖總主教來台,我跟他談台灣民主之路、自由之路、人權之路。我知道南非在轉型正義的努力,沒有真相就沒有和解;沒有真相就沒有寬恕,但並非都是完美無瑕的。當時屠圖來的時候,剛好我在世界人權日特赦了宗教良心犯(因宗教信仰拒服兵役成為逃兵)、農運的白米炸彈客楊儒門,臥軌抗爭的工運人士曾茂興,我採取寬恕赦免,我不是只談轉型正義,而是談司法人權才提到曾茂興他們。

贊浬的來函極有深度、並富哲理,我非常佩服。我完全同意贊浬所說的「如果執著於目前台灣的困境而不思突破,執著於此生的功名利祿,就不是真正獨立建國運動者。若執著於派系利益與妥協,則眼中便沒有台灣利益。若僅執著眼前的勝選和自己的利益,而沒有把台灣主權正快速流失,司法淪為政治打手,迫害人權視之為常,則已喪失追求台灣民主價值的初衷。」願大地同修共同勉勵。

30年前,新潮流系的前身黨外編聯會反對選舉掛帥,反對搶雞骨頭,如今我們看到的是,選舉成為民進黨的全部,為了多一席、多兩席,陷入中國黨政府所丟出來的雞骨頭遊戲,而忘記國家主權即將淪喪的重大危機。

當我們批判馬騜傾中投共路線的同時,有無想到這是主要在野黨縱容的結果,為何「拉力」不夠,「煞車」失靈,難道只是國會席次太少的問題而己嗎?廣大的人民力量為何不善用?台灣的建國之路條件比圖博、比東土耳其斯坦好太多了,但時間也不會太多。最重要的是反對陣營、本土派必須要有強而有力的領導。

贊斯是一位75歲的長者,感謝您給我寫了9頁的長信,絕不是中國黨所謂的「一高二低」,人生70才開始,光是您的熱情活力,頭腦清楚,比很多年紀輕輕的人年輕多了。由衷地感激在歲末寒冬能收到您的來函指教。

您說得對,吉田茂首相在日本國會的答詢,「台北政權只是地方政權」,1952年4月28日台北和約簽訂後,日本外務省在國會亦重申強調,該和約之簽訂並不代表日本承認台、澎歸屬「中華民國」。連蔣介石在1950年3月13日於台北陽明山莊向中國國民黨的演講都說,「中華民國已在去(1949)年年終隨著大陸淪陷而滅亡,我們都已成為亡國之民。」這也是《阿扁俱樂部》成立宗旨之一,要全面放棄「中華民國」憲法及其政府體制的緣由。

2004年3月13日連宋為了總統勝選親吻台灣的土地,3月20日總統大選失利,2005年3月中國人大通過武力犯台的《反分裂國家法》,一個月後,連宋搶赴北京磕頭稱臣,所幸老天有眼,是我當選連任,否則傾中投共路線可能走得更快。

贊斯提到大中國教育長期以來的「去台灣化」,我頗有同感。我的第一任教育部長曾志朗要我同意承認中國學歷,我反對,他說不然從20間中國大學承認起,我也反對,也擋了八年。因為我心裡明白,有20間,就有40間,就有200間,有一天就會全部開放。2008之前信誓旦旦的說不會不會的馬騜,現在不是開放了,從40間到80間,很快就會200間、500間或更多。杜正勝部長的堅持是對的,卻也受傷最重。

請贊斯及同修們不必為我掛慮,我會在屈辱中忍耐、在屈辱中等待的。228聖山之約,我爽約了,但我清楚地知悉,我在農曆過年前出不了「鬼門關」,1月29日就知道了。不過我一定會去的,Aries, 那張「新聞稿」不要丟掉,很快用得到。

ABC 2月7日很成功3月7日在台北龍山寺前艋舺公園人會更多,接下來台南、台中等地也都要成立。

228聖山朝禮,盼「分身」可以到。

弟 陳水扁(贊凡)
2010.2.14 15.00PM

Comment: 陪你一起等

延伸閱讀:
更多與阿扁總統(贊凡同修)的往來信件
阿扁與台灣神的生死之約
幫阿扁念經祈福

2 則留言:

Lin-Chyuan 提到...

贊浬的來函極有深度...而沒有把台灣主權正快速流失,司法淪為政治打手,迫害人權視之為常(?????),則已喪失追求台灣民主價值的初衷。
---?????處是否落字了?語意不太順暢.
(的重大危機)

Aries 提到...

原作者贊浬表示,沒有漏字,他就是醬子寫滴 n_n~